线路
您的位置:上海旅游网 > 上海旅游攻略 > 行走苏州河(12):面粉厂

行走苏州河(12):面粉厂

http://shanghai.cncn.com/  2007-08-04  来源:CTRIP 作者:Iself

第一次沿着苏州河行走,匆匆忙忙的结束于莫干山的面粉厂和梦清园,因为没有料到天黑得那么早。

三个星期以后,一个晴朗的周末,又从莫干山路的面粉厂开始,继续行走苏州河。出发前有针对性地作了功课,地图上看到,莫干山路的仓库区,正在苏州河的一个拐弯处,仿佛从陆地伸入河中的小岛。据说,那一块不到0.22平方公里的土地拥有约1.3公里长的水岸线,非常适合开辟码头、进行内河货物运输,又因毗邻当时新建的上海火车货运站,陆上运输也很方便。从19世纪末到20世纪30年代初,莫干山路两侧很快成为上海民族工业最为集中、规模最大的一处工厂区。

我是乘轻轨,然后沿着中潭路走过去的。一座跨越苏州河的桥,连接着北岸的中潭路和南岸的昌化路。站在桥上,看到流淌的苏州河,行进的船只,河畔的面粉厂,蓝色天空里飘游的云,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


(美丽的风景画)

沿着莫干山路走,迎面而来的看似仓库的房子,外面涂上了明亮的颜色。路边的墙上又看到了可爱的涂鸦。

围墙里一幢高大的房子已被掏空。后来听墙里的人说,本来要拆了、炸药孔都打好了,后来出了些问题(没听明白到底是什么问题),一时半活儿拆不了了。

莫干山路的确是个有来历的地方。 “这里有1900年建成投产、全国第一家民族资本的阜丰面粉厂,全国最大的福新面粉厂,1913年至1921年由无锡荣氏家族创办的八家面粉厂。这里有1937年成立,集纺织机器生产、棉纱布匹生产、布匹印染在一个地块内,三厂独立经营并互相协作,开上海现代企业协作生产先河的信和纱厂、信孚印染厂、信义机器厂。这里有始建于1890年,1932年荣氏家族购进后,更名为申新九厂,并于1933年将黄浦江边厂迁至莫干山路南侧的全国最大的纺织企业申新纺织第九厂等……”

往前稍走几步,一块“优秀历史建筑”的牌子告诉我,“福新面粉厂”到了。

进门便看到一排整齐的红色小屋。我想,如果能有这样的一幢小屋,有个可以种些花、可以看到蓝色天空的露台,应该很不错吧。



(小屋)

一幢有着巴洛克式装饰的房子前面,坐了一位老太太在整理着小塑料袋,愤怒的说这面粉厂原来有很多家产都给败家子败掉了,老房子、老设备拆掉卖掉了,新房子却没能建起来。

空地上有人搭外景拍戏,据说还没开拍就被叫停了,不知为何。

往里走几步,又看到了那座著名的诡异的老屋,孤零零伫立在城市的荒野中。美其名曰“Island 6”,人称六号楼。

深秋的午后,屋前的空地上芦苇飘荡,诡异的老屋如同迟暮的美人,总有那么几分艳丽。


(诡异的老屋)

老屋底楼的圆窗,映照出窗外的风景。窗里的房间正在装修,一个男人说是为他太太准备的画廊。

窗外,砖块铺就的地面上,遮阳伞下有桌椅。在这样的地方休憩,有蓝天白云,有阳光,还有老屋和屋里的艺术。


(窗外)

二楼有一家画廊,看守画廊的年轻人说,这里是两个外国人开的。墙上的窗户,就是一个画框;窗外的风景,就是框中的画。

据说这里已经成为城市摄影家的圣地,不断的看到有三三两两的人来参观拍照。

芦苇丛前的女孩,在看什么,想什么呢?


(芦苇丛前)

沿河的围墙上都是涂鸦,那个“Junky Family”的符号常常出现。

荒地的边缘还有两幢古旧的红房子,想去看看,却被一个老头阻止了。他说那边的地方已经被他们老板买下来了。

走出面粉厂,又一次经过梦清园,看到银杏的叶子掉了好多,一点萧瑟的感觉。然而树下的山茶花却在寒冷的空气中盛开,像火焰一样。

从江宁路桥回到苏州河北岸,看到不远处一幢带有塔楼和“易达寻呼”广告牌的房子。

桥的北端,是上海造币厂,很气派,却与周边极不协调。

沿着光复西路一直向西走,想在天黑前赶到下一站——华东政法。那一路,很多路段都被整修得尘土飞扬,也有很长的一段两岸是新建的高楼住宅区,有整洁的河滨走廊。靠近华东政法的那一段,又是一片棚户。

西康路桥头,老房子还没拆完,“市中心河畔高尚国际社区”的广告挂在上面。

行走的脚步还是没能赶上夜幕降临的速度。到了华东政法,天已经黑了。

完整的游记见:http://trueaaron.blogcn.com

  • 上海周边夏季采摘目的地推荐 诸暨的樱桃、塘栖的枇杷、余姚的杨梅……不知不觉进入了初夏时节,樱桃、桑果、枇杷、蜜梨这些熟透的果子们个个变得胖乎乎圆滚滚。 新鲜的水果已经上市,欣欣为你找了一些杭州周边的水果采摘地,趁着假...
  • 华丽环球港 这几年,各类商业综合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不过去走上一圈,似都有点大同小异,唯有这环球港,却有点不同凡响,不仅体量超级大,且装修雍容华丽,透出一派浓郁欧风,虽从地下至地上,总共才六层(下二上四),但一...
  • 落日余晖 落 日 余 晖 luoryuhui 落 日 余 晖 luoryuhui 是谁 惊动了她 驻窗前凝望 只见 一轮红日正向西缓缓滑落 将西边的天空染得通红 哦。是夕阳 “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温暖还在 身影远去 留下 一...
  • 古镇从容三日游(四) 古镇从容三日游(四) 淡定知足 温馨小镇 枫泾的面积真的不大,居民也不太多,即使是周末街上的人也少,生活节奏比起大城市要慢上几拍。我发现这里的居民心态都很好,天然一付自得其乐知足的样子。因为人少,所以在路...
  • 古镇从容三日游 古镇从容三日游(三) 质朴粗犷 田野情趣 按照我和S君的计划,本来准备在第三天(七月三日)上午去瞻仰枫泾的一个基督教堂“天命堂”的,已经约好早上8点在青枫桥会合。趁着早上略微凉爽的时光,我在街上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