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路
扫一扫 手机服务更方便
游客保障
网站导航
目的地攻略 > 中国 > 上海 > 行走在上海的横沔老街
上海旅游Shanghai
 | 

一座怀旧与时尚并存的城市,旧上海滩十里洋场说不尽的繁华,外滩长堤的看不完的万国建筑风情,还有…

想去0

去过0

行走在上海的横沔老街

上海旅游  2012-08-21  来源:欣欣旅游网

傍晚从川沙乘川浦线公交车沿川周公路前往周浦,途径横沔,见不远处河边有一处白墙黛瓦的老民宅,虽然很破旧,但有江南水乡临水民居的建筑风貌,想起此处为横沔老街所在,且已在几年前被列为上海市郊32片历史文化风貌区之一,遂萌生了择机一游的想法。13日上午上网看了些有关横沔老街的材料,午后有暇,便乘车前往。

过去我对横沔印象深的是横沔这一特别的甚至有些古怪的地名。据传横沔港形似旗杆,其南端的摇纱港西北走向,与东西向的盐船港交汇,呈三角旗状,故名横沔,因而南汇有歇后语“旗杆跌倒─—横沔(眠)”,当然这是趣谈。横沔港南北走向,相对于浦东常见的东西向运盐河流而言“横”,沔为水满之意,该地多水,溪水常满,古称沔溪。多条运盐河流汇入横沔港转入盐船港西向通往浦东重镇周浦,约于清乾隆年间在横沔港与盐船港两条河流交汇处逐渐形成了市集,枕横沔港而居的这个水乡集镇因河而取名横沔。在水运为主的年代,横沔曾是川沙、南汇两县一个重要商品集散地,1981年横沔乡政府迁往西方3公里外的新址形成新镇区后,此处成为横沔老镇或称横沔老街,逐渐衰落。

从川周公路位于横沔港上的公路桥西堍向下步入河西街,横沔老街的历史风貌便映入眼帘。未走几步就到了我昨看到的那座临河老民宅,临街二楼的木墙板上依稀可看到当年文革时用红笔所写的标语:“高举毛泽东思想的伟大红旗,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沿着河西街南行二、三百米左转过一座横跨在横沔港上的石桥便是河对岸与河西街大致平行的中大街。此桥过去应该是集镇的风景眼,桥下是横沔港,不远处是横沔港与盐船港的交汇处,舟楫汇聚,街市喧闹的景象可想而知。我想此桥应该是一座漂亮的大石桥,但我发现除了桥坡路面和是石桥的桥墩、桥桩是旧物外,桥面则已非旧物。检视桥墩、桥桩,我未见有说明此桥桥名的刻石,想及有网友谈及横沔老街有些古石桥桥面原石已被拆往沔新路上一处建设中农家乐性质的药物园,还在那里拍到了原物照片,其中有帧照片中有“沔溪第一桥”的桥额刻文。我想大概那就是此桥被拆去的桥面石,也许只有横沔港上的这座桥才当得起这样的评价。念及历史文化保护措施不力遭致清代古石桥迁离原址、身首分离,为之一叹。横沔现属康桥镇,该镇政府在镇域古迹保护上实在未尽其职。

在石桥上可以看到横沔港两岸建于清末民初的民居,尽管已时断时续,不能连成一片了,但还是可以看到集镇残存建筑轮廓线和临水而居的那种江南水乡集镇的景色断片。由于年久失修,沿河民居有些砖砌的基座已开始脱落坍塌,河流也因多年未加整治,水质不佳,河岸边有些地方还散落积存了一些垃圾,原本的水路航运功能也已基本消失。

走过石桥,便见到位于中大街的拐角处的一家老理发店,陈设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江南水乡集镇常见的理发店格局。店不大,店内的那位理发师傅与顾客都是已上年纪的老人。与河西街相比,中大街上的清末民初民居更集中些,似乎应是横沔老镇的主要街道,街巷两侧都是两层楼的老建筑,当年应该是店铺林立的景象,现在已纯粹作为住宅民居了,行人稀少,除了当地住户,就我一个外来游客。不少老建筑临街二楼的木墙板上还留残着文革标语,当然历经近四十年风雨,字迹已有些难辨。踏着砖石铺就的路面,行进在寂静而狭窄的街巷,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了已逝远的岁月。

沿中大街南行,拐弯东行便见一坐北朝南的老建筑,临街二楼的木墙板上隐约有“国药号”团花字样,想必过去这里曾经是镇上的药铺。离此建筑往西两三个门面有处建于民国时期的中西合璧样式建筑,尖尖的三角形水泥雕花下的门楣上的四个字已经被铲掉了。水泥门框的上方,用略带潦草的黑字写着“人民政府”四个字。两边的门柱上,多条标语叠在一起,字迹公正,红底白框的是“大跃进万岁,人民公社万岁”,黄色的写着“伟大的中国共产党万岁,伟大领袖毛主席万岁”,年代太久了,岁月更替,文字相叠,字迹已堙淡,需仔细辨认才可分清。大铁门上用铁丝绞成回字型的花样,全部锈了,呈现一种偏暗的红色。想必这幢不大的两层楼临街建筑曾经做过横沔公社办公场所,而现在已仅存面对大街的保持得较为完整的门脸和两侧的山墙,屋内几已坍塌。看来自1981年横沔乡政府迁往新址后,这幢房子便不加维护修缮,逐渐荒废了,未免可惜。

离此拐弯南行十余步有一古石桥,桥下的小河大概就是市河吉氏盘港了,河流已有些淤塞,两岸还能看到水岸人家风光断片。据说此桥名宁远桥,网上二、三年前游客看到过桥栏上刻着卷曲的花草,两边各刻着“吉祥”、“如意”,一侧桥栏上刻有“乾隆二十三年……重修”的字样,另一侧的桥栏上刻有“康熙”年号。看来此桥在清代康熙年间已建,乾隆二十三年重修。桥名雅致,“宁远”取“宁静以致远”之意,看来当年的横沔水乡集镇不无文化底蕴。可惜此桥境遇与横沔港上的那座石桥相似,桥面刻有桥名的原石桥栏已被移走代之以简易铁栏,唯桥桩条石和桥堍路面石还是旧物,失去了古桥应有的韵味。

过桥南行不远是庙前街,但已不见庙宇痕迹了。在庙前街南,我还看到一处疑似学校教室的排房和残破的木质篮球架,估计当年曾经作为横沔中学或是小学的校舍,显然早已废弃许多年了。宁远桥附近还有一条与中大街、庙前街相连的花园街。中大街近花园街处有幢民国时期中西合璧式的建筑,红砖墙面,水泥门楼式样,门楣上镂刻有“武陵世泽”四字,有点世家的气派。据说当地人把这座红楼和前述的那幢“人民政府”房子当作横沔老街的标志性建筑,这座红砖小楼由于一直是民宅并仍在使用,还常加维护,因而保护得较好。建筑的红砖后墙上有的地方后来加砌了马赛克,尽管取了相近的砖红色,但与原风格还是有些不协调。有意思的是建筑的一扇门,被分割成两边,一边是个木门,上面的漆色有些掉了,另一边是个铁门,里面贴着绿色的纱窗,门底下特别做了水泥的台阶,比另外半边高了一节,有点别苗头的味道, 分家分成这样也够有趣。 建筑的临街墙上挂有浦东新区去年制作的“华氏宅”文化保护铭牌,华姓郡望为武陵,源出姒姓,武陵郡在今湖南常德市西一带,看来横沔有华姓后裔,在当地祖上还有些家底。

花园街上有处三进老宅 ,不过结构有些破坏,不太完整。在第二进的过厅内,我看到了一些精美的木雕,墙上木板上还留有文革时期的标语,当然字迹已很暗淡。沿花园街往东尽头是翊园后门,门外临河砌有码头,好像此河也是吉氏盘港,看来当年可以从水路进出翊园。

翊园俗称小哈同花园,为上海犹太人哈同的管家和哈同夫人的干儿子陈文甫所建,完全仿造哈同花园的格局。陈文甫是横沔人,其在家乡所建的这座宅院据说有九龙戏珠的雕塑和大花坛,园内鹅卵石路铺成“丹凤朝阳”、“麒麟送子”、“松鹤延年”等图样,是当地一处园林名胜。可惜解放后先作疗养院,后来变成了上海市第二精神病疗养院,只有精神病人及其家属才能一识园内风光了。我伫立翊园后门院墙外往里而眺,可以看到一些兼具中国古典园林和民国建筑风格的建筑。或许也是因为小哈同花园的缘故,这条连接翊园后门与中大街的街巷就取名为花园街。横沔老街基本上就是这几条街,街巷宽度二到三米,两旁街市多为土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傍河依水,小街盘曲,且多有分叉。老街上的居民中,本地人只剩下老年人,据说青壮年大都已购房迁至横沔新镇或是康桥镇区等地,现在倒是有不少外来务工人员租居在横沔老街的大小街巷里,甚至生儿育女,一名当地老妪谓予:现在这里住的多的外地人,政府对老街也不怎么关心。由于这里早已不再是乡镇行政中心所在地,横沔老街实际上处于停滞发展甚至弃废状态,因而更多保留上世纪七十年度末、八十年代初的模样和韵味。如果要找寻往日的江南水乡集镇景致,横沔老街倒是个好的去处,这里有一份目前那些江南名古镇所已消失了的未曾雕凿和伪饰的质朴与原始。

漫步街市,我留意到这些老宅由于缺乏维护修缮,不少已破败,有的则已成为危房。老宅原本白色的石灰墙面已变成灰色且有了大大小小的黑色斑块,甚至剥落露出残破的青砖,二楼的木栏和木板墙已变成黑褐色,有的甚至已龟裂、断落,住在此地的本地老人和租居于此的外来务工人员也无力修缮和改善居住条件。康桥镇方面几年前在老街建了一些简陋的公共厕所,部分解决了老街居民的卫生条件,但总体上街巷的卫生环境状况和居民居住质量并不太理想。也许在游人眼里水乡集镇是一道风景,但对居住于此的人来说,街巷里这些砖木结构的老房光线暗淡、又无抽水马桶等环卫设施,实在是非宜居之所。

横沔老街已褪去了集市功能,多了份乡居气息。街上也几无商店,更无其他古镇所有的那些肉食飘香的食肆和叫卖土特产的店铺,街巷内有的居民甚至还养了猫、狗之类的家畜。眼底的横沔老街多的是一份迟暮寥落中的宁静、祥和,但我预感到横沔老街的这一切将会不再。也许二、三年后,横沔老街会得到旅游开发,修整如新,失去原有的韵味,但似乎更有可能被拆迁和改造。总之,横沔老街的风情在逐渐消亡甚至不再,正如那里的清末民初老宅在日渐坍塌和消失。

离别横沔老街前,我特意沿着河西街南行至横沔港与盐船港的交汇处,这里当年应该是舟楫往来最繁忙的地方,而今河里已不见一条船舶,也无像样的标志性建筑。河西街至此西拐数十米外倒有一处有些简陋的过街廊屋,想必是当年横沔集镇陆上西出入口。走过这座过街廊屋,我仿佛看到当年那些西来的客商和行旅或坐船沿着盐船港驶入横沔集镇,船系在水岸拴船石上,登岸入街;或是陆路而行经过这座过街廊屋走进河西街乃至走进横沔集镇深处,在临河的酒肆、饭铺、茶馆、药铺、米栈、 盐行等店铺里消失了身影。其实,何止是这里,当年横沔集镇每一条街的街口都应该有这样的过街廊屋,南来北往、东来西去的商旅,他们都从这些地方进出集镇,在横沔的店铺、庙宇、街市间穿梭,找寻着一个又一个彩虹似的梦。粉墙黛瓦、枕河而居的街市,舟楫咿呀、石桥横卧的市河,在春风里、细雨中、夕阳下、晨曦中呈现出一幅幅动人江南水乡集镇的水墨图画。

这是一抹已逐渐散去、光影渐暗的晚霞。对这份美丽,后人只能追忆和想象,在斑驳的老宅石灰墙前,在渐黑的木质板壁前,在残存石桥桥石前,在已不在清澈的河流前,去揣想那已飘散的似水年华。

想来个舒心又省钱的高性价比上海游吗? 加欣欣小海微信:cncncom2009 咨询哦

最新评论 (0条)
还剩下500/500
发表评价
  • 上海游记:中山公园、小杨生煎、豫园 【中山公园】二号线─中山公园站6号口 这礼拜六和一位台湾的会计师餐叙,约在中山公园站的一家上海餐厅─上海小南国,这家餐厅做的是上海菜,每道菜都非常好吃,尤其见识到上海菜的糖藕、烤麸、上海汤包…,令...
  • 上海游记:田子坊与外滩 田子坊是一个上海老巷弄重新规划成艺术特区,里面有很多有特色的小店,再配上又有的旧弄及老建筑,混合下激发出新的风味与火花,很好玩,很多店可以逛,还有许多酒吧和异国餐厅,不管是坐在屋瓦下的露天座位,还是跟...
  • 上海——与Chloe的上海三日游法租界区 我这个月过得非常充实,不是我出去旅行,就是朋友到上海来看我,每次朋友来上海我都觉得非常开心,我很喜欢在世界各个角落都有朋友的感觉,不管是我飞过去,或是他们飞过来,那种在异地相见的感觉就是特别! 这次Chl...
  • 上海游记——春季家庭旅行 因为自己生涯规划的因素,这回旅行的地点决定得比较晚,时间点好的机票都已经涨得惊人,所以选了机票相对便宜的上海。原先出发前很担心旅游的人潮拥挤,但之前经历过元旦福建土楼的人潮,觉得没想像中可怕,加上上海...
  • 重要!影响春运!上海虹桥火车站2号线停运整修! 上海地铁发布:“为确保隧道结构安全,2020年1月23日—2月2日(共11天),上海地铁2号线徐泾东站~淞虹路站区段将进行双向隧道临时停运整修施工,期间2号线徐泾东站~淞虹路站(不含)暂停运营;2020年1月25...
欣欣旅游顾问 小海

已服务12413位游客满意率100%

想了解更多? 向我咨询
您有一份旅游助力金 最高20万 待领取